移动版

意外的惊喜还是空欢喜? *ST步森靠转回预计负债扭亏

发布时间:2020-04-17 21:49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记者 | 赵阳戈

主动签和解协议、谨慎估算计提额、不再纳入被告,求生欲也好运气也好,*ST步森(002569)(002569.SZ)意外预计2019年能够扭亏为盈。这对于2017年和2018年均亏损的*ST步森来说,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不过,*ST步森是否真能迎来否极泰来,还难定论。该公司在1月份,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至今仍在等待调查结果。对于业绩预告,公司也两次收到过深交所的关注函。

预计2019年扭亏

2017年亏3380.7万元,2018年亏1.93亿元(审计意见:无保留意见+强调事项),这样的成绩单于*ST步森来说,如果2019年再出现亏损,则意味着暂停上市。这样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2019年前三季度,*ST步森还亏着4003.83万元。

不过,*ST步森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让人眼前一亮。

据*ST步森描述,公司预计2019年将盈利2700万元至40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2.11条的规定:“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首个会计年度审结果表明本规则第13.2.1条第(一)项至第(四)项规定情形已消除的,公司可以向本所申请对其股票交易撤销退市风险警示。”也就是说,如果*ST步森最终的审计报告结论符合上述条件,公司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公告后向深交所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ST步森如何解释这意外的惊喜呢,公司认为扭亏为盈主要在于一方面通过业务调整,提高运营效率,压缩成本费用,经营亏损金额较上年度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另一方面,就是非经常性损益。

非经常性损益包括三部分,一个是通过执行和解、新的证据收集、积极抗辩等多方面的努力,促使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德清金融)诉讼案件、朱丹丹诉讼案件、深圳市信融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信融财富)诉讼案有了最新的进展,根据最新案情,担保诉讼案件计提的预计负债转回约6900万元;二个是处置部分以前年度应收款项产生收益;三个是取得了政府补助。

公司称,本次业绩预告未经会计师事务所预审计。

3案件迎转机

由上可见,3个案件的及时进展,甚至可以令*ST步森起死回生。如此巧合,引起了监管层的留意,针对此,*ST步森进一步披露了相关细节。

2018年6月1日,*ST步森收到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邮寄送达的号《民事裁定书》、《民事起诉状》、法院传票及立案材料等文件,由此*ST步森卷入了德清金融的借贷纠纷案,为此公司计提相关预计负债5074万元。2019年12月13日,*ST步森与德清金融签署了《执行和解协议书》,*ST步森同意一次性偿还德清金融3000万元,德清金融放弃向*ST步森追究其他全部赔偿责任。最终*ST步森计划2019年转回预计负债2074万元。

朱丹丹诉讼案件也是发生在2018年,同样是一件借贷纠纷案。但在2018年12月,该案件经由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审查认为,被告*ST步森认为此案借款合同上加盖的“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公章系被他人伪造,并已向诸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诸暨市公安局于2018年8月21日立案侦查,故此案存在犯罪嫌疑,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后来,*ST步森在2019年11月27日获悉,朱丹丹的诉讼案已未再把*ST步森作为被告,故*ST步森计划把2018年计提的5685万元转回。

至于信融财富的诉讼案,也发生于2018年,信融财富起诉*ST步森,要求*ST步森对债权本金4000万元及其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ST步森为此于2018年计提相关预计负债4022万元。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该《纪要》对经济金融领域的诸多争议问题统一裁判思路,对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认定,《纪要》肯定了上市公司公告及决策程序的必要性。受此启发,*ST步森谨慎地转回了预计负债的861万元。

不过虽然转回不少,但也有其他突发。2019年8月27日*ST步森披露了收到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送达的《起诉状》、《传票》、《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深圳前海汇能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汇能)因民间借贷纠纷起诉*ST步森等一众被告,该案件于2020年4月1日一审开庭审理,目前等待判决结果中。*ST步森于2019年度拟计提预计负债人民币1754万元。

这三进一出,最终预计能转回约6900万元。

立案调查尚未有结果

去年10月份,*ST步森董事会选举了王春江为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选举杜欣为副董事长以及联席总经理,意味着公司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也是在几番提案遭遇否决几经折腾后的结果。

新的一方进入*ST步森,市场一直好奇将会以怎样的方式来进行保壳,没想到最终是以上述的方式达成目标,倒真有些出人意料。

来源:通达信

新班子到位之后,*ST步森也有过一些行动。

2019年10月10日,*ST步森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相关合作方设立的“珈卓安妮(海南)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珈卓安妮),再由珈卓安妮投资发起设立厦门安卓共盈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基金计划投资大数据和智慧零售相关领域,和上市公司形成良好的协同和互动。

2020年2月24日公告,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ST步森打算将持有的北京麦考利科技有限公司10%的股权转让出去,转让价款2000万元。受让方为易联汇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易联汇华),易联汇华还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春江控制的企业,故此交易还构成了关联交易。

即便挣扎在暂停上市边缘的*ST步森,在疫情阶段,公司还扩建及改造部分产能用于生产防护服等防疫物资,以及向诸暨市红十字会捐款20万元,定向用于诸暨市抗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一线医务、公安、管控工作人员中的先进个人奖励,对*ST步森来说,也算难能可贵了。

当然,上述各种诉讼不仅仅是*ST步森麻烦的全部。公司还曾于1月14日日收到过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ST步森也明确进行风险提示,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将因触及13.2.1条规定的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三十个交易日期限届满后,公司股票将被停牌,直至深圳证券交易所在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ST步森是否真的否极泰来,仍有待观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