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步森(002569.CN)

“鸽”了证监局的ST步森回复了:“不好意思,老板在美国得新冠了”

时间:21-08-06 20:55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鸽”了证监局的ST步森(002569)(维权)回复了: “不好意思,老板在美国得新冠了……”

ST步森老板爽约监管谈话的“连续剧”又有了新进展。

8月5日晚,ST步森就浙江证监局7月发来的问询函作出回复,表示自家老板王春江不是不想来,而是在美国感染了新冠病毒导致没法回,实属心有余而力不足。

有意思的是,同样是公司时任董事长,同样是不爱搭理监管约谈,同样称在境外养病,ST步森实控人王春江披露最新的动态,竟与上一任“赵春霞失约记”的剧情如出一辙。

难道“易主—内斗—下台—跑路”的老剧情,ST步森还要继续“翻拍”?

境外染病 正常工作

面对此前浙江监管局发出的“灵魂三连问”:你们老板为啥不来谈话?是不是跑了?还能不能接着当董事长了?

ST步森徐徐道来:

首先,老板王春江未到贵局参加谈话存在客观阻碍。其原定于今年5月归国,但由于滞留美国期间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导致covid-19 Igm检测呈阳性,无法获得回国绿码,至今未能回国。

其次,王春江本人主观上已做出切实努力,正在积极联系医疗机构接受治疗,争取在治疗情况转好后尽快取得归国绿码,回国处理相关工作。

最后,王春江虽然人在美国,但仍心系步森。他恪尽职守,勤勉尽责,没有缺席一次公司召开的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在美期间,还通过电话会议及视频通讯等方式,积极参与并主持公司召开的各项会议,完全担得起公司董事长之责。

只是,这套逻辑严密、铿锵有力的说辞,早已被ST步森的上一任老板赵春霞用过了,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2019年6月,浙江证监局曾向公司下发监管问询函,表示自己2018年8月就约见赵春霞谈话了,大半年过去了她咋还没现身?

彼时公司给出的回复是:由于身体原因,赵春霞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虽然其身体欠佳,但是仍旧通过电话会议方式参加董事会,无一缺席。

比起藉藉无名的王春江,赵春霞留在江湖上的传说更多。广为流传的版本是:赵春霞系85后女学霸,19岁本科毕业后,曾在花旗银行任职。2010年,赵春霞开始创业,并于2013年3月创立网贷平台——爱投资,隶属于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

2020年6月1日,海淀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发布通报,海淀公安分局依法对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爱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开展查处,对公司首席执行官王某(男,38岁)等1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对实际控制人赵某霞(女,32岁)上网追逃。

如今,赵春霞的“尽快回国”已全数作了空,王春江的“争取归国”又能否如约兑现呢?

收购告吹,业绩疲软

问询函回复的另一块重要内容,主要围绕ST步森日前告吹的一起收购案展开。

7月21日, ST步森宣布终止收购广东信汇60.4%股权。

回溯可见,2019年9月,ST步森与易联汇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38亿元收购后者持有的广东信汇60.4%股权。

在等待近两年后,业绩承压的ST步森“坐不住了”。公司决定变更收购主体,改由全资子公司南昌市轩琪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在变更理由中,公司明确表示:目前面临较大的盈利压力,急需拓展新的业务以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帮助公司实现扭亏为盈。

但最终,结合广东信汇股权过户进展情况及市场因素变化,ST步森这场借收购切入第三方支付业务的转型尝试还是宣告失败了。

在最新回复中,ST步森表示,目前已收到易联汇华退回的4000万元股权款,后者计划在今年8月退回剩余的股权转让款。如果不能及时收回股权转让款,公司不排除起诉易联汇华、冻结广东信汇股权等方式收回剩余的股权转让款。

多次易主的ST步森曾在业绩疲软时多次谋求资产重组。

2014年8月,ST步森宣布以41.7亿元收购康华农业。随后,因查出康华农业资产和营业收入数据存在造假,ST步森被证监会处以30万元罚款。

2016年1月,ST步森再度尝试与优信拍重组,仍以失败告终。

2020年9月,ST步森再度出手,拟收购浙江微动天下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权。该交易于今年3月告吹。

转型不利,经营困顿。5月31日,深交所向ST步森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2020年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以及改善持续经营能力的措施等。

年报显示,2020年,ST步森实现营收2.55亿元,同比下滑29.07%;净利润亏损1.53亿元,同比下滑444.93%;扣非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滑536.28%。

至今,ST步森已连续7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连续4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负。

今年一季度,公司业绩进一步下滑:营收同比下降27.66%至5420.18万元,净亏损同比扩大110.93%至1729.9万元,扣非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依然为负。

对此,ST步森归因于服装行业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主营业务经营规模小与内部管理不力等因素。此外,前实控人徐茂栋的违规担保,导致公司陷入几起较大的诉讼纠纷,巨大的诉讼成本亦对ST步森造成拖累。

“断臂”求生。今年4月,ST步森宣布分别以3600万元和395万元的价格,出售诸暨市的两处土地及厂房。

5月,为补充日常经营资金需要,ST步森董事兼总经理肖夏的母亲王雅珠,宣布向ST步森或其全资子公司提供不超过500万元的财务资助。

早已沦为壳公司的ST步森,在几任资本玩家的击鼓传花游戏中,依旧找不到方向。